史上最严“治污令”下,临汾企业关停之争

创业资讯 阅读(1642)

山西省环保厅一位人士称,“企业也不是不想配合政府的产业布局,但大部分企业的原始积累都不多也不够,一个焦化厂动辄投入都在十几亿甚至几十亿,很难搬了一次还能再活一次,山西的地方财政又支持不了那么多。

就临汾重拳治污面临的受阻困局,山西省环科院郭琦认为,不得不承认,在我国,通过行政手段实现某项领域目标,或者未达到限期内目标,地方政府采取一刀切限产、限电、甚至停工、停产的做法由来已久。但环境管理是一项复杂的工作,不能只偏重于传统的行政手段、经济手段,更应该将其与法律手段、信息化手段、科技手段等综合利用。

近日,生态环境部专门研究制定了《禁止环保“一刀切”工作意见》,文件强调,严格禁止“一律关停”、“先停再说”等敷衍应对做法,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的行政行为。其中,对于具有合法手续,但没有达到环境保护要求的,应当根据具体问题采取针对性整改措施。

生态环境部国家环境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说,“深度治理任务并不是法律规定,只是地方提出的更高要求。如果地方为了达到这个更高的环保目标,在没有跟企业磋商,也没有任何人员、土地等补偿安排的情况下,对合法生产的企业一刀切关停退出,这属于简单粗暴的行政行为,地方政府应严格按法律办事。”

王灿发认为,正规企业,具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权利。涉及企业生存权,你要关停,必须合法。你来给我行政处罚,必须走相应的勘验、调查取证、听证,以及给我复议诉讼相关的程序性权利。行政处罚如果不是以企业违法为前提,这个处罚就有问题,即使对方是一种所谓合法状态做事情,那也会涉及行政补偿。

据临汾市官方消息,7月底,临汾市辖区内的“一城三区”钢铁、焦化等5家企业已实施停产退出。

临汾顺泰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企业已经处于被迫停产的瘫痪状态。

中新社7月23日消息称,对于实施停产退出的企业,临汾市委、市政府要求企业停产退出要妥善解决职工安置、再就业等后续工作,支持企业转型升级、延伸产业链。

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F

达到当天最大量